中文 English
 
站内搜索: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媒体关注
当代党员2017-3:一个人的“工商所”
2017/6/30 14:05:37
 

2017年3月13日一大早,渝北区洛碛镇花园路,影楼老板徐普忠像往常一样,又看到了贺进并不高大的身影。

在洛碛工商业务办理点门口,贺进弯下腰,右手拉起卷帘门。

“哗啦啦”的卷帘门声,唤醒了沉睡的街道。

贺进取出钥匙,利索地打开卷帘门后的玻璃门,走了进去。

办理点的灯光随即点亮。

这些年,正因为有了这缕光,洛碛工商业主们的心里才算踏实。

作为洛碛工商业务办理点的“老邻居”,徐普忠和办理点打了快30年交道了。

在徐普忠看来,比清晨的街道更为寂静的,是这一个人的“工商所”;但这一个人的“工商所”,却给洛碛近1500名工商业主带来了难以替代的温暖。

“留守干部”

走进办理点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墙上蓝底白字的“执政为民,清廉从政”。

我们在大厅里转悠,只能看到一张办公桌,一台小小的取暖器,离办公桌不远的地方,放着几摞垒得高高的执照材料。

开始一天的工作前,贺进先换上藏蓝色的工商制服,走到由黑色大理石铺就的柜台后面,打开桌上的电脑。

在椅子上坐定后,贺进仍觉得有些冷,他把桌边的取暖器拉到脚边。“啪”的一声,一团橘红色的暖光,照亮了他半个身子。

坐在椅子上,贺进望着玻璃门外逐渐热闹起来的花园路,静静地等待着有人跨过这道玻璃门。

六年前,贺进还没有今天这般娴熟淡定。

2011年春节过后,贺进的其他五名同事都接到了调离洛碛的通知。

“大家都走了,我怎么办?”这突如其来的变动,让贺进一头雾水。

原来,由于机构调整,渝北区工商分局决定撤销洛碛工商所。

“洛碛自古以来就是交通重镇,辖区内的市场主体日益繁茂,如果工商所搬走了,洛碛的工商业主就要去统景镇办理业务,太不方便群众了。”洛碛镇政府找到渝北区工商分局,希望能将洛碛工商所保留下来。

经过多方考量,分局最后决定保留洛碛工商所,将其作为统景工商所的一个办理点,让土生土长在洛碛的贺进留下。

“贺进工作能力强,对洛碛所有工商业主的情况都很了解,他是最合适的人选。”统景工商所所长马勇说。

就这样,贺进成了“留守干部”。

起初,贺进有些不适应,身后原本热闹的办公室一下子安静下来。四周空荡,他心里也空。

好在满满当当的工作填补了这份空荡。

渝北区工商分局共有16个科室,负责12项业务,辖区内每个工商所都要对应这16个科室和12项业务。

在洛碛,贺进一个人就得应对这16个科室,负责12项业务。就和1989年初进入工商系统时一样,贺进又开始了一边工作、一边不断学习其他科室业务的日子。

忙的时候,贺进在办理点进行注册登记。得空时,他便关上大门外出巡查。有时半夜接到投诉,他也会立即赶去现场处理……

偶尔,来办理业务的工商业主会打趣贺进:“贺老师,你一个人在这里也太冷清了。”

“忙起来就不冷清了。”贺进总这样说。

 

“贺老师”

我们到洛碛这天,正是春寒料峭的时候。

这天一大早,桂湾村村民李均就赶来办理执照。在他前面,已经排了五六位前来办事的群众。贺进坐在电脑前,一刻不得停歇。

看到人多,李均凑过去对贺进说:“贺老师,你这会儿忙,我下午再来。”

因为多次来这里办理业务,李均和贺进渐渐熟络起来。

“我尽快给你办好,不然你又要白跑十几公里。”贺进说。

李均站在一旁,看着忙碌的贺进,心里也生出一些感慨。

“我去许多业务部门办过事,但最耐心的,还是贺老师这儿。”李均说。

在洛碛,大家都亲切地称呼贺进为“贺老师”。

2015年1月,个体工商户验照和企业年检统一改为由工商业主自己进行网上年报,这是商事制度改革的一项重要内容。

年报开始后,贺进却变得更忙了,因为洛碛大部分工商业主都年龄偏大,不懂年报程序或者根本不会上网。

那段时间,贺进频繁外出巡查,对会上网的工商业主,他现场指导对方进行年报;对于不会上网的工商业主,他叮嘱对方将材料拿到办理点里来。

办事大厅因此人流不息。贺进将每位工商业主要填报的信息建表记录,下班后再为他们一个个进行网上年报。

“贺老师一直都是减少我们的工作量,增加他自己的工作量。”李均说。

靠着热情和耐心,贺进把这个只有一个人的办理点“捂”热了。

“在我这里,不能让工商业主带着埋怨离开”

在每年上半年的巡查执法中,贺进总是一边挨个检查,一边提醒工商业主进行年报。

一次,贺进来到一家美容店,留意到店里没挂执照。

“必须亮照经营,请把执照找出来。”贺进在现场督促道。

美容店老板胡开勇转身在店里找执照,翻找了许久,却怎么也找不到。

“执照好像不见了。”胡开勇说。

“必须尽快去登报挂失,之后再进行补办。”

此后几天,贺进心里一直记挂着这事,几次打电话给胡开勇,催促他去登报挂失。

“贺老师,其实我不会。”在贺进的反复“唠叨”下,胡开勇终于道出了拖沓的缘由。

“我来帮你联系。”贺进说。

挂了电话,贺进在网上查询报社电话,垫付了150元,为胡开勇遗失的执照进行了登报挂失。

与基层百姓打了快30年的交道,贺进明白“隔行如隔山”的道理,有时他轻易就能解决的问题,到群众手里,就会困扰很久。

一个人留守办理点后,贺进也更加理解了“服务”的含义。

“服务百姓是第一位的,只能增加我的麻烦,不能增加群众的麻烦。”贺进说。

贺进是一名注册登记人员,脱下制服更是一位普通百姓,他也需要到相关部门办事,因此格外注重群众办事的“体验感”。

“我也去其他部门办过事,有时他们很忙,态度不是很好,让前来办事的老百姓体验感很不好。”贺进说,“在我这里,不能让工商业主带着埋怨离开。”

眼前的贺进,说话声音不大,不紧不慢,即使再忙,也总是轻言细语。

有工商业主记得,在2015年年报高峰期时,由于要确保信息安全,大厅那台办理业务的电脑无法连接外网,贺进把自己的电脑从家里搬到办事大厅,为不会上网的工商业主进行网上年报。

这台电脑如今依旧放在办事大厅里,工商业主有需要可以随时使用。

“这工作没人来干可不行”

偶尔,统景工商所会接到洛碛工商业主打来的电话。

这些电话通常只咨询一个问题:“贺老师不会被调走了吧?”

原来,每逢贺进外出巡查,办理点就会大门紧闭。

每当看到大门紧闭的办理点,工商业主们就会担心是不是贺进被调走了。

后来,为了让工商业主们安心,每次外出巡查,贺进都会在门上张贴一张“告示”。

“你不要走了哈,走了我们也要把你找回来。”有时遇到相熟的工商业主,他们会这样对贺进说。

这句既像是玩笑、又很认真的话,总让贺进觉得感动。

“我既然决定留在这里,就会扎好根。”贺进说。

其实,贺进也不是没有机会调到城里去。

2015年,贺进到分局办事,遇到分管人事的局领导。

“你在基层这么多年了,也该考虑进城了。”这些年,分局一直想把这位干实事、有担当的一线人员调回城里。

“我调走了,办理点的活儿谁来干?”一想到这儿,贺进还是拒绝了。

我们离开洛碛的这天下午,天气依旧没有回暖。一眼望出去,这座江边小镇鳞次栉比的门店,都倾注了贺进的心血。

这些年,通过市场主体的变化,贺进也见证着这座小镇的变迁——

随着三峡移民的涌入和城市人口的大量增加,洛碛的市场主体数量有过两次猛增。现在,随着互联网的兴起,洛碛又涌现出一批以电子商务、旅游观光、特色农业为主的新型市场主体。

“你看,洛碛以后还要打造成滨江城市,市场主体数量只能是不断增加的趋势。”紧了紧身上的制服,贺进说:“这工作没人来干可不行!”


 
 
 
重庆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主办
重庆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宣传教育处、档案信息中心承办 渝ICP备09007907号-5
地址:重庆市渝北区龙山大道403号 邮编:401147 电话:63845789
Copyright @ www.cqgs.gov.cn 2002 All Rights Reserved.